2019-11-25     

2019中國視頻榜發布盛典在京舉行 向創作者的良心和初心致敬

回顧2019年,盡管市場仍未從2018年的寒冬中回暖,但我們看到更多“出圈與破際”。最優秀的制作人、制作機構,以及播出平臺,試著向未來交出答案。

分享到微信
使用微信掃碼將網頁
分享到微信


0.jpg

2019年11月20日,《新周刊》在北京舉行“2019中國視頻榜發布盛典”,褒獎中國最受歡迎的視頻節目、最優秀的制作人和制作機構,以及最具影響力的播出平臺。

這已是《新周刊》第20次發布“中國視頻榜”(前身為“中國電視榜”),旨在再一次對過去一年中國電視、視頻業的綜合表現作出專業、客觀、新銳的年度總結和趨勢觀察。

新周刊雜志社社長孫波發布了《2019中國視頻紅皮書》。他指出視頻行業正迎來更多的出圈與破際:“出圈代表走出圈層,破際代表打破邊際。隨著5G技術在明年全面商業化,新媒體娛樂產品會有更多機會與挑戰?!?/p>

1.JPG

新周刊雜志社名譽社長、創始人孫冕發布《新周刊》公益視頻計劃《中國陽光》。孫冕分享了很多陽光小人物的故事,他們熱心、真誠,這讓他想起了佛山的小悅悅。他深情地念了自己寫給小悅悅的一封信:“如果你還活著的話,你一定會在媽媽的帶領下,去享受幸福陽光下的母女旅行?!?/p>

作為一份創刊23年的雜志,《新周刊》一直參與中國的公益事業?!吨袊柟狻逢P注充滿陽光正能量的中國好人,計劃采訪50位人物,講述他們平凡又可貴的故事。

2.JPG

回顧這一年,視頻行業涌現了不少新趨勢和新問題:人人Vlog時代是否來臨,互動劇究竟是新風口還是偽需求,綜藝如何與線下產業結合??

此次盛典一共頒發了20項榮譽,這些最優秀的視頻節目、制作人和制作機構以及播出平臺,正在試著向未來交出答案。

 

 

 “追劇就像開盲盒”

 

20年前,《新周刊》首提“砸爛電視”,并開始給中國電視立榜;20年間,通過“越草根,越大聲”“直播中國”“小屏,你好!”等專題,《新周刊》見證著中國社會的變化。

今年的中國視頻榜,來自學術界、傳媒界、文化界的19位推委,對2019年中國視頻圈的內容和發展趨勢進行了觀察、評議和推薦。

在此次中國視頻榜發布盛典上,中國傳媒大學戲劇影視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戴清發表主題演講,剖析2019年視頻業新生態。戴清教授用了四個關鍵詞:功能、體裁、題材、體驗。未來的受眾,對視頻節目的需求更加多元化;除了現有的網絡劇,將出現更多的短劇、微劇等新體裁;在體驗上,除了內容本身,影視行業會有更多定制化服務,提高觀看體驗。

3.JPG

《陳情令》總制片人楊夏發表主題演講,討論未來IP的新玩法。楊夏總結了IP的三個主要特點:原作本身有黏性用戶;內容能支撐多維度、多產品開發;具有豐滿的人設。她認為制作方首先要了解觀眾的訴求,有一種平視的態度。在這個基礎上,需要學習和預判受眾的審美意趣。

 

頒發榮譽之前的KOL圓桌論壇由北京電視臺知名主持人向真擔任主持,參與討論的嘉賓有“四味毒叔”創始人譚飛,編劇、策劃人史航,編劇宋方金,《三聯生活周刊》主編李鴻谷,刺猬公社聯合創始人兼COO王亞紅。

史航認為,大量的IP是重復的,但觀眾追劇的心情類似于開盲盒,雖然大多時候一無所獲,但總有獲得驚喜的可能。譚飛不認為IP是一切的原點和核心,但IP一定是不斷發展的。李鴻谷則認為,不需要神化IP,文化人做文化人的事,“編劇寫了很好的劇本,項目經理自然把它變成大IP”。王亞紅表示,資方市場對IP有很強的變現要求,“在這樣的機制下,IP的開發不僅對編劇要求更高,對制作、后期剪輯、演員的要求也更高”。宋方金認為,對影視節目的評價體系應該有不同維度:“我們始終是一個內容行業,不是一群生意人。影視行業可以是生意,但它不能僅僅是生意。一部作品獲得市場成功就成功了嗎?它又提供了什么樣的審美趣味呢?”

4.JPG

新趨勢與新問題

5月25日《樂隊的夏天》首播以來,多次登上微博熱搜榜,在豆瓣網,8.8萬網友給它打出8.7分的高分。該節目奪得“年度節目”大獎可謂眾望所歸,其制片人牟釓獲評“年度制作人”。米未聯合創始人、COO牟釓發表感言時表示,綜藝是一個靠團隊去創作的品類,不是單靠個人的才華。

愛奇藝副總裁、自制劇開發中心總經理、《破冰行動》總制片人戴瑩拿下“年度劇集制作人”。戴瑩發表感言時表示:“感謝《新周刊》對愛奇藝這么多年來的支持與肯定?!镀票袆印返恼麄€制作過程非常艱難,它最初也沒有成為一個爆款。所有做內容的人都有夢想,這個夢想就是從我想變成我能?!?

檸萌影業合伙人、檸萌悅心 CEO、《全職高手》總制片人楊曉培拿下“年度創新先鋒”。楊曉培表示:“這樣一部作品能夠在騰訊視頻播出并且產生突破圈層的效應,特別感謝騰訊視頻。因為只有平臺的力量與平臺對創新題材的前瞻布局及大力加持、支持,才會讓我們這些創作人、創作公司更有決心和毅力?!?/p>

《全職高手》與《長安十二時辰》共同獲得“年度熱劇”;《忘不了餐廳》與《中餐廳》(第三季)共同獲得“年度真人秀”?!秳撛鞝I2019》獲得“年度選秀”,展示了選秀節目經過15年沉淀后新的思考和定向;《陳情令》摘得“年度IP”,它助推主演肖戰、王一博成為頂級流量。

《潤物耕心》講述了80年的華潤集團歷史,獲評“年度品牌紀錄片”;《魔道祖師羨云篇》融入國風美學的深邃和多彩,被譽為國漫崛起之作,獲評“年度動漫”。中國銀聯出品的《大唐漠北的最后一次轉賬》,是2019年廣告界的驚喜,提升了品牌廣告的格調和格局,獲評“年度創意”。

2019年的視頻行業涌現了不少新趨勢和新問題,從業者們交出了自己的成績單。只有思考與改變,才能更進一步,展望新的一年。

 

“國字號”的進擊

 

國慶大典直播團隊獲得了“推委會特別榮譽”。在內容、數字、技術的多方加持下,今年的央視國慶慶典活動直播成為中國電視新聞史上一次里程碑式的報道。

微博10月3日公布的數據顯示,70小時國慶直播累計播放量達到6.8億,累計互動量達1928萬。據不完全統計,在愛奇藝、騰訊視頻、優酷、B站等視頻網站觀看閱兵直播的觀眾人數均突破千萬級,個別網站最高在線人數甚至達到億級以上。

AI技術也被首次應用到此次國慶70周年慶典報道的短視頻剪輯中。從三軍儀仗隊進入視線開始,AI引擎自動編輯70余個機位的畫面內容,每個方隊平均耗時90秒,共計生成短視頻86個,經過人工把關之后即刻發布至央視網網站和央視新聞App,最終匯總成為《AI剪輯!大閱兵》專題。

孫波表示,今年央視在新媒體方面表現亮眼,“央視媒體融合戰略體現在開設新媒體賬號、央視網同步播放主持人大賽以及《新聞聯播》入駐短視頻平臺上,可見央視擁抱新媒體、新媒介、新平臺的決心之大”。

歷時3年、深入12國進行采訪,央視的誠意之作《手術兩百年》獲評“年度紀錄片”??倢а蓐愖与h表示:“這套片子播了之后在醫學圈有很大的反響,據說很多醫學生看了這部片子重新燃起對醫學的熱情。很多人跟我說,紀錄片本身是一個很小眾的圈子,但內容做好了就會得到很多好評。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我們要老老實實把我們能做、會做的事情先做好?!? 

《國家寶藏》(第二季)獲評“年度綜藝”,作為“國字號”首檔大型文博探索節目,它以“記錄+綜藝”的形式,融合音樂劇、民族器樂劇等多種藝術手法,結合了真人秀、紀錄片等表演形態,獲得了觀眾青睞。

正在外地工作的《國家寶藏》總導演于蕾為發布盛典特別錄制了一段視頻:“非常遺憾不能來到現場與大家分享這份榮譽,《新周刊》是我們非常喜愛的一本雜志,它伴隨著一代人的成長,是品質和觀點的象征。希望在未來的日子里,《國家寶藏》能與所有優秀的同行一塊,把歷史的故事、時代的故事講得更好,講給更多的人聽?!?/p>

 

多平臺迸發,5G與小屏

 

2019年的長視頻平臺競技場上,競爭格局已經明朗化:優愛騰三家占據第一梯隊,背靠湖南廣電的芒果TV和成立10年的B站屬于第二梯隊。

第一梯隊之間的競爭呈白熱化之勢:版權費用和自制節目的成本持續上漲,會員業務和廣告收入仍未能減少虧損。第二梯隊也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憑借差異化經營策略突圍。

嗶哩嗶哩獲評“年度播出平臺”,它建設了一個月活躍用戶1.28億人次的社區生態,讓年輕的幽默感、想象力和創造力在“拜年祭”“bilibili Micro Link”等活動中迸發成同好者的嘉年華。

嗶哩嗶哩公關負責人杜薇領獎時表示,B站在10年前是個二次元的小眾文化社群,今天則成了年輕人的主流平臺,“今年有2000萬年輕人在B站上學習,是今年高考人數的2倍?,F在,萬物皆可B站,你喜歡的內容都可以在B站上找到”。

芒果TV獲評“年度創新平臺”,它是青年文化的觀察者、制造者和價值引領者,扎根湖湘文化的肥沃土壤,以青春向上的姿態描摹時代面貌。企鵝影視獲評“年度制作機構”,它善于洞察年輕人的個性主張,從不同圈層之中劃分出更多垂直內容空間,在2019年推出《陳情令》《全職高手》《創造營2019》等爆款自制內容,成為青年文化的重要風向標。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自媒體有了更多的可能。李子柒獲評“年度網紅”,她在全世界面前展示中華傳統文化、技藝與生活細節,也有不遜于任何網紅的帶貨能力?;偒@評“年度自媒體”,從互聯網的草莽期到繁盛期,他延續了身為觀察者的力量和自媒體的核心價值。

花總上臺領獎時,談到了5G技術:“視頻一定會成為比文字更加主流的傳播手段。我認為5G起來之后,大部分垂直領域內容生產者都會面臨挑戰,他們要決定自己是否要視頻化?!?/p>

梨視頻獲評“年度短視頻品牌”,它是視頻版的線上生活雜志,以經過深度編輯的聚合內容和獨家的原創報道吸引觀眾。梨視頻總編輯李鑫表示:“梨視頻剛剛度過三周歲的生日,這是一份很好的生日禮物。其實梨視頻核心創始團隊在一起工作已經16年。我們也一直在改變,一直在否定自己,不斷吸收新的血液?!?/p>

自2013年《新周刊》提出“小屏,你好!”后,中國娛樂生態實現了從電視到網絡、從直播到小視頻的形態變化。如何把握新時代中暗流涌動的情緒,成了視頻從業者的最大難題?!缎轮芸废嘈?,不論劇集與綜藝的形式有什么變化,不變的永遠是創作者的良心和初心。

 

 

2019中國視頻榜榮譽榜單

總榜單圖.jpg

 



實時微博
2019第二十屆中國視頻榜
廣告
大神娱乐棋牌赢钱 尚牛在线 甘肃快三今天推荐号 江苏快三技巧选号口诀 600801华新水 广西快乐十分官网开奖结果 手机看舟山体彩飞鱼 大乐透前200期 湖北11选5基本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分析软件 浙江6+1中后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