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間大學
曹吉利       2019-01-21    

2018年讀過這些書的朋友,請自覺拉黑我

0 0

微信圖片_20181030155609.gif

眾所周知,每到年終歲尾、新年伊始,年輕人們會紛紛化身京劇舞臺上的武生——渾身插滿Flag。

這些Flag包括但不限于少吃外賣、多跑步、盡量少買化妝品、不熬夜、不逃課、和爸媽在電話里好好說話等等,以及最最空泛又最最常見的一項:

多讀書。

在搜索欄敲下“讀書”兩個字,你的眼前至少會跳出數十條相關朋友圈,而且集中發布于元旦假期,尤其是跨年的那一分鐘里。

在年輕人形形色色的年終總結和來年展望里,讀書已經是政治正確般的存在。

作為一個當代年輕人,你怎么能夠不愛讀書或者不假裝愛讀書呢?

讀書,需要理由么?
 
大學生活百無聊賴,讀點書充實自己;工作以后壓力驟增,讀點書提升自我;在情感生活中迷茫無措,讀點書拯救靈魂。

書本仿佛是一劑良藥,面對任何時代病都能藥到病除。當然,有時候只要把密密麻麻的書名貼在墻上,上網找幾篇書評和梗概來讀,或者直接下單把書買回家,調好姿勢和封面來一張合影,這劑藥就能生效,至于要不要把書從頭到尾真正讀完,那就要看個人選擇了。

有些人會用一年時間把立下的Flag一個個拔掉,而另一些人會讓Flag屹立不倒,高高飄揚,直到下一個跨年總結日。

在躊躇滿志地寫下新一年Flag之前,不妨先回顧一下,2018年哪些書讓你后悔閱讀,哪些書讓你相見恨晚,哪些書與你擦肩而過?

或者,2018年,你讀書了嗎?

今天,是閱讀外刊的第73天……
 
韓寒說,潮流就像一列呼嘯而過的火車,泛泛之輩是無論如何追不上,只能站在站臺上死等下一趟列車,服飾妝容的潮流如此,音樂娛樂的潮流如此,讀書的潮流也是如此。

不過發明這個比喻的韓寒應該不會想到,他自己的書很快就成了少人問津的過氣列車。
 
站在流行頂端的作品的變化,也許沒有我們想象中那么大,甚至有的書可以十幾年如一日地作為暢銷書,占據中國年輕人的閱讀時間。

正所謂“買書如山倒,讀書如抽絲”,各大高校圖書館每年公布的借閱數據,也許能夠更加直觀地反映大學生群體的讀書情況。而如果對比一下近幾年的借閱榜就會發現,大學生們最愛看的書出奇的穩定。

《平凡的世界》《藏地密碼》《明朝那些事兒》《追風箏的人》《萬歷十五年》《百年孤獨》以及金庸老爺子的那幾本經典之作,都是借書榜上的???。

一代代人最愛看的書大致相同,但是看書的方式,早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幾年前流行的精美的手賬式讀書筆記早已不再流行,年輕人的閱讀節奏越來越快,很多人甚至覺得kindle都顯累贅,恨不得所有閱讀都能通過滑動手機屏幕完成。
 
精明的商家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商機,許多閱讀軟件應運而生。它們還準確地把握了當代人的社交心里,只要堅持每天閱讀,并且分享在朋友圈,還能逐步退回開始繳納的費用。

催促自己讀書還能省下一筆錢,怎么看都像是一件好事,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會讓朋友們點開自己的朋友圈時,有一種誤入微商年會的錯覺。
 
于是,我們也有幸見證了社交軟件上各路好友的閱讀進度。隨隨便便分享一個鏈接,實在對不起自己讀書的努力,更多人喜歡分享截圖:

xxx用六個小時在xx讀書平臺讀完了一本書,讀完一本書不在結果頁截圖,似乎比跑完步才發現沒有記錄足跡更難受。

更高級一點的,則搖身一變成為朋友圈書評作家,每讀完一本書都要寫少則幾百多則上千字的感悟,但必須至少達到讓朋友圈或者微博顯示“展開全文”的字數,才能讓這段閱讀經歷顯得足夠沉甸甸。
 
既然讀書有了社交屬性,那對很多人而言,逼格就變得舉足輕重。

在朋友圈讀什么最顯逼格?當然是外文咯。在2018年,這樣的場景成為常態:

難得坐下來刷一刷朋友圈,一半的內容是朋友分享的精讀外刊鏈接。也有些人自知刷屏不雅,自覺把朋友圈變成了三天可見,點進去一瞧,整整三天全都是每日英文閱讀。

與其說年輕人是在省錢的同時提高閱讀自控力,不如說實在享受正在閱讀的感覺??偠灾痪湓?,要讓全世界知道我在讀書,通知到所有人我在讀什么書。

當閱讀的形式成為享受本身的時候,閱讀的實質反倒無關緊要了。

銷量不相信豆瓣!
 

在這個互聯網時代,數據往往不會撒謊,各大圖書電商網站的數據,能幫我們更細致地勾勒出2018年的閱讀風向。
 
以去年八月京東公布的上半年圖書暢銷榜為例,我們大致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市場不相信文藝青年的眼淚,大眾也不太相信豆瓣知乎眾們的口碑。
 
比如在新書銷量榜前十中,《高興死了?。?!》赫然在列,這本雞湯大合集用極其直白的方式給焦慮的當代人灌飽了心靈雞湯,也讓它一舉沖進暢銷書之列——盡管在豆瓣上,它的評分只有可憐的6.6分。

再比如總銷量榜排名第八的《天才在左瘋子在右》,盡管作為靶子被高逼格文青連續捶打了數年,但依然擋不住普通人的購買熱情,甚至在大多數實體書店,這本書都能入選最先映入眼簾的十本書。
 
無獨有偶,當當網公布的2018銷售數據也體現出相似的趨勢。

在銷量前十的圖書中,大冰老師的《你壞》成為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存在。細數大冰老師最近幾年的作品,光是題目就態度滿滿,能夠俘獲不都市人渴望遠行的內心:

2013年的《他們最幸?!泛?014年的《乖,默默頭》完成了一次精妙絕倫的單押,2015年的《阿彌托佛么么噠》和2016年《好嗎好的》透露出作者灑脫的境界,至于這本2018年最新的《你壞》和2017年的《我不》,則有理由相信它們之間某種微妙的聯系,值得我們買來仔細研讀。

不知道集齊大冰老師的這樣一套作品,能不能去他遠在麗江的酒吧里免費續杯?
 
當然,這本新作在豆瓣上同樣不受待見,只獲得了5.1的未及格分數,將近四分之一的人給出了一星評價。
 
鐵一般的事實告訴我們一條閱讀第一定律,世界上最遠的距離,是我們互相認為對方在閱讀垃圾。

當我們不再閱讀升職與戀愛
 

如果說上面的幾大商業網站覆蓋面太廣,還不足以讓我們更清楚地把握年輕人的閱讀口味,那么多抓魚的數據可能更具代表性。

畢竟這是當下最流行的二手書交易平臺之一,而其七成以上的用戶,年齡在三十歲以下,基本覆蓋了在校大學生和剛剛步入社會的社畜們這一群體。
 
在多抓魚的暢銷榜上,余英時、東野圭吾、村上春樹、金庸、王小波排在前五位,而比暢銷榜更惹人注目的,是該平臺很不厚道地列出了滯銷作家榜,郭敬明、韓寒、安妮寶貝、楊紅櫻、安意如位列前五。

除了楊紅櫻作為童書作家,作品很難在二手平臺流轉之外,其他四位的作品遇冷似乎也不難理解。
 
年少時不懂事,一時沖動買回來,閱盡千帆之后,早就忘在角落里。忽然有一天翻出來,拂去灰塵,放到二手平臺上出售,又有多少人想買一本幾年前的韓寒呢?

想來現在混跡于互聯網上的只有兩種讀者,一種是看過韓寒和郭敬明的人,另一種是沒看過但也沒興趣的人。

在這份長長的滯銷榜后面,還有很多我們熟悉的名字,蔡康永、張小嫻、落落、畢淑敏……當然,還有大冰老師。青春情感和職場作品成為滯銷的重災區,難怪多抓魚給出了“這屆讀者不再關心升職和戀愛”的標題。
 
如此看來,在大眾一如既往地擁抱雞湯、消費平庸的時候,一部分年輕人的閱讀倒是確確實實經歷了脫虛入實——讀一些更硬核、更實在、更有趣的干貨了。

讀書是一件個人化的事,我們也沒必要賦予書籍本身過多的意義。相比于其他越來越多元的視聽娛樂方式,閱讀能帶來的感官刺激的確在下降,但總有一群人——最好是年輕人,能在讀書中找到有別于追劇、打游戲和談戀愛的樂趣。
 
書是進步的階梯,但這一溜階梯具體要通向哪里,卻由每個人自己決定。

THE END

微信圖片_20180612162122.gif


0個人收藏
廣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廣告
大神娱乐棋牌赢钱 四肖八码期期准香港精选资料 pk10牛牛玩法介绍 大地棋牌登录中心 什么捕鱼游戏最好玩 股票在线开户 大地棋牌下载安装 最准一肖三码必中特 怎么看股票趋势图 汉游天下棋牌手机游 …? 六肖二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