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徐倩影       2020-02-15    第557期

焦慮的武漢待產媽媽們 為了寶寶,爭取一切求生機會

疫情時期,正常的產檢、孕檢、用藥、生產成為武漢當地孕婦繞不開的難題。待產媽媽們不僅僅是在求助,她們是在求生,為肚子里的寶寶,也為自己。

新冠病毒 疫情 0 0

危險來臨時,大部分人卻一無所知。劉淼目前懷孕26周,她家在武漢市江漢區,樓下就是華南海鮮批發市場。1月1日,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全面拉起封鎖線時,她和丈夫完全沒有預想到,自己的家會成為這場“戰疫”最危險的地方。

市場封閉一個月后,劉淼所在的小區被列為高危區域,小區內所有住戶出入均需登記、測量體溫。2月4日,劉淼家里只剩下一棵白菜、一袋大米,她嘗試用京東、美團、淘寶訂外賣或跑腿,但都沒有騎手接單。劉淼和丈夫不得不出門購買菜肉蔬果等食材。

口罩、一次性手套,劉淼盡自己所能做好一切防護措施,保護自己和腹中的寶寶。在小區門口登記、測量體溫后,夫妻倆終于走出這片高危區域……



“無論如何,我得想辦法去醫院做產檢,不能再拖了”

除夕夜,劉淼和丈夫沒有像往年那樣去父母家過年,而是在家隔離。讓他們感到不安的,除了一墻之隔的華南海鮮批發市場,還有封城之前多次往返醫院的經歷。劉淼在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院(以下簡稱“同濟醫院”)做產檢,她丈夫則在此做了小手指韌帶斷裂的治療手術。在此期間,他們都沒有做任何防護措施,甚至沒有戴一次性口罩。

鐘南山確認新冠病毒會人傳人后,劉淼的丈夫為自己在1月19日做手術的決定懊悔,劉淼則努力回憶在醫院中與自己擦肩而過的陌生人。所幸,劉淼與丈夫自我隔離至今,身體狀況還好,只是偶然會情緒不穩定。

剛剛封城時,劉淼狀態還不錯,每天睡到自然醒,做飯、指揮丈夫做家務,躺在沙發上感受寶寶胎動,和朋友們組隊“開黑”。不過,在得知有孕婦成為疑似病例、確診病例超過17年前的“非典”時期后,劉淼陷入了無法表達的自責與恐慌。

2月1日,除了所住的小區被列為高危,劉淼的親戚、朋友均出現感染癥狀。各大醫院已經床位緊缺,很多疑似病人無法進行核酸檢測,不能確診,也得不到及時治療。在幫忙轉發了高中同學一家五口的求助信息后,劉淼已經不像之前那般樂觀了,她開始擔心寶寶,擔心自己。

封城當天,劉淼取消了本來要去的產檢。孕婦感染的病例數量在不斷攀升,胎兒是否會被傳染未能確認。如今,武漢各大醫院的婦產科病人已明顯減少,部分醫院的產科甚至“停擺”,產檢、孕檢、用藥、生產成為當地孕婦繞不開的難題。

劉淼查閱了公眾號上疫情時期的產檢指南,文章建議,孕婦在第24—28周須完成妊娠期糖尿病的OGTT篩查?!耙驗槲覍儆诟啐g產婦,如果患有妊娠期糖尿病,會影響寶寶的健康。無論如何,我還是得想辦法在2月17日之前去一趟醫院做產檢,這對我和寶寶而言都很重要?!?/span>

正在家隔離的產科醫生王玥然告訴記者:“不屬于急診的病人,一般應在家隔離。但是孕婦的生產時間是沒有辦法控制的,產科的工作量至今并未明顯減少。部分被征用為肺炎定點醫院的婦產科醫護人員,也投入了‘一線’的工作?!?/span>



“特別擔心我萬一感染上了病毒,寶寶怎么辦”

1月30日,預產期還有20多天,王安琦全身出現發癢癥狀,她擔心是膽汁淤積,會影響寶寶。兩天前,王安琦全副武裝去做產檢,醫院秩序正常,但門診大廳幾乎沒人。王安琦做完B超、抽血和胎心監護后趕緊回家。

武漢剛封城時,王安琦連續失眠好幾晚。她害怕自己染上病毒,寶寶也被感染,最終終止妊娠。這也是疫情中所有待產媽媽的焦慮與不安。

產檢像一顆定心丸,所有指標達標,王安琦的焦慮緩解了很多。她開始在家學習生產的相關注意事項,關注孕媽群里關于本地醫院婦產科的信息。

王安琦對大夫說:“感覺這一切有點不太真實。為什么會在武漢爆發這種疫情?這會不會是一場夢,明天一覺醒來,一切就恢復正常了?”所有人都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王安琦的丈夫每晚都要喝點酒才能入睡,她轉而開始安慰丈夫。

懷孕21周的毛亦然患有非典型抗磷脂綜合征,這種病癥會導致習慣性流產。疫情爆發前,毛亦然住院保胎兩次。懷孕這件事對她而言非常艱難,她每天須注射低分子肝素,口服阿司匹林和優甲樂。

毛亦然陷入了兩難:“原本每周要去做產檢,醫生會根據我身體的各項指標調整用藥??墒乾F在貿貿然去醫院有感染的風險,如果用藥不慎,又會隨時面臨胎停?!睂Υ蟛糠指呶.a婦而言,她們不僅僅在與新冠病毒抗爭,更是為身體中孕育的新生命爭取生存的機會。

此時,醫療志愿者對信息的收集、處理和鑒別變得非常重要。對于一部分沒有得到驗證的非官方渠道信息,他們作為醫護人員可以及時進行甄別和說明。在“武漢留守孕媽群”里,醫療志愿者每天會針對是否需要產檢、胎動情況、服藥孕婦是否需要調整用藥等問題進行在線解答,并向孕婦提供心理支持,減少她們的出行成本。

王玥然也參與了線上問診,除了解答問題,也及時疏導孕婦的心理壓力和焦慮。但畢竟是線上問診,身體檢查沒辦法實施,而且每個人對癥狀的描述也存在一定差異,這也會帶來一些新問題。

臨近生產,王安琦打電話咨詢了武漢市婦幼保健院,院方表示床位非常緊張,無法保證床位。特殊時期,在哪里生產似乎由不得王安琦選擇。

在武漢留守孕媽群里,群組負責人每天都會發布一份《武漢市醫院接收未感染孕婦情況的信息匯總》:是否有床位接收正常孕婦;能否在門診、急診做產檢和胎心監護;能否接生;是否能做核酸檢測,等等。但即便如此,每家醫院的情況還是隨時發生變化。



“高度疑似感染的孕婦不是在求助,她們是在求生”

1月27日,懷孕36周的佳薇出現不間斷發燒癥狀,通過CT診斷后發現雙肺多發異常,有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需排期等待核酸檢測。但由于各種原因,佳薇只能暫時在家隔離待產。2月3日,佳薇出現咳嗽劇烈、胎動明顯變少等癥狀,家人聯系到社區等各個部門,最終都表示無力解決就醫問題,無奈之下,丈夫通過網絡尋求幫助。2月6日,記者再次聯系到佳薇丈夫時,他表示,妻子已經在醫院進行救治,目前狀況穩定。

在發出佳薇的求助之前,武漢留守孕媽群聯絡人海豚幫助過兩位高度疑似感染新冠病毒的孕婦入院。目前這兩位孕婦都得到了及時救治,寶寶也平安出生。

1月29日,懷孕38周的陸小妙出現腹瀉、畏寒、發燒等癥狀。在丈夫發出求助之前,一家五口人,丈夫雙肺感染,婆婆也高燒38.8℃。海豚處在患者與醫院之間,她完全理解患者的無奈和迫切,但隨著疫情的加劇,醫護人員的防護物資緊缺,醫院既沒有足夠的醫療設備,科室也無法迅速改造出可隔離病房。在海豚看來,相關規定的制定考慮得不夠周全,只是試圖用一紙文件給醫生和醫院壓力,但沒有顧及醫院的實際情況。

“前所未有的病患涌入,面對他們的嘶吼,面對他們無法被接收治療的哀求,面對他們身體衰弱乃至死亡,這些無力感和挫敗感讓很多一線醫護人員感到沮喪。而在充滿病毒的環境里,出于隨時被感染的恐懼,很多同行已經出現失眠、做噩夢的狀態?!蓖醌h然說。

凌晨2點,陸小妙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出現發燒、發抖、胎動減少等癥狀,志愿者囑咐陸小妙注意呼吸,多喝水,自己數胎動。而此時的海豚也毫無辦法,所有人都只能等。隔天,在有關部門的協調下,陸小妙和丈夫被協和醫院西院收治,并確診感染。2月1日,陸小妙順產生下7斤重的胖小子,寶寶暫時被送往兒童醫院監護觀察。

在疫情中,常常有人提到做心理支持??墒菍τ诖蟛糠秩硕?,恐慌與焦慮無法避免,他們更需要的是資源,是實際解決問題的辦法。在大部分志愿者看來,高度疑似感染的孕婦不僅僅是在求助,她們是在求生,為肚子里的寶寶,也為自己。陸小妙很想感謝協和醫院西院幫自己接生的護士長,雖然自己被確診,但在醫院,有醫生和護士的照顧,讓她心安。

目前,武漢市能夠正常運轉的產科都在接診患者,遇到發熱、可疑病例,產科都會建議孕婦到發熱門診作進一步檢查;如果判斷為疑似病例,就會建議去能做核酸檢測的醫院做檢測。

要做確診檢測的孕婦,可前往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協和醫院西院、人民醫院東院區及中心醫院后湖院區就診。但目前最大的問題是疑似感染孕婦的安置和就醫問題。她們不停穿梭于各大醫院之間,不但自己有風險,也增加了感染其他人的幾率。

現階段的相關規定并沒有明確疑似感染孕婦如何住院分娩,這就形成了一個真空地帶。危急狀況下,多數醫院還是會出于職業本能接診和處理這部分孕婦的分娩。

隨著孕婦發熱及疑似病例逐漸新增,據王玥然了解,相關部門正在計劃籌備改造病區,設立產科隔離病房,專門收治發熱及疑似孕婦。

1月31日,王安琦生下男嬰,母子平安。她在朋友圈里寫道:“我的小勇士來報到了,在這個危難時刻,你的降生何其勇敢?!眱鹤咏o了王安琦夫婦新的力量,他們相信,一切都將會好起來。

(應受訪者要求,劉淼、王玥然、王安琦、佳薇、陸小妙均為化名)



0個人收藏
廣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廣告
大神娱乐棋牌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