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鐘慧芊       2020-06-01    第564期

消費力就是生活力

復工復產的大潮奔騰,經濟復蘇成為重振社會活力和人民信心的母題。

0 0

復工復產的大潮奔騰,經濟復蘇成為重振社會活力和人民信心的母題。疫情給各行各業都帶來了奇異的波動,現代消費社會的概念和精神將因此重構。

Cent-Andreas Gursky-1999.jpg

4月8日零點時分,武漢離漢高速通道宣布恢復對外交通??谏系臇艡趧倓偱查_,排隊等候的車輛便如星火般急速駛離收費站。有人不自覺地鳴起長笛,情緒瞬間在寬廣的路面上點燃炸裂,“仿佛訴說著自己內心的委屈與苦楚”(網友語)。

武漢正式“解封”。在歷經整整76個晝夜后,這座城市終于按下了“重啟鍵”。停擺的生活重新開始流動,中國迎來了“后疫情時代”。全社會正逐步從這場危機中恢復往日熱烈的生氣。

而這一切,都將從重振消費開始。



直播電商還是消費券?

后疫情時代,兩個東西最火:直播電商和消費券。

直播電商的火苗從2019年開始跳動,于2020年徹底點燃,以燎原之勢延燒整個網絡。聚光燈不再只照射在頭部主播李佳琦和薇婭身上,也照亮了更多原來和主播行業并無關系的人。淘寶直播負責人趙圓圓認為,直播電商現在才剛剛開始“試營業”,更大的洗牌將會在下半年發生。

《新周刊》在《小V世代》專題中曾對此作出判斷:這是一次重新發現“人”的過程。直播電商越是火爆,就越能彰顯個體的獨異性——你看,疫情期間,羅永浩老師交朋友了,央視Boys群口相聲了,董明珠董小姐單場賣出幾個億了,市長、縣長們也紛紛為地方GDP站臺了。

直播正在改變消費。騰訊新聞旗下欄目《棱鏡》報道稱,2月以來,每天都有3萬新商家入駐淘寶,轉型線上;淘寶直播新開播的直播間數量同比翻倍,新開播場次同比上漲110%。老牌百貨商場初次試行品牌導購在家直播的新零售模式,臨陣磨槍的“云柜姐”便在短短3小時的直播中創造了相當于復工6個月的客流,一次直播產生的銷售額甚至相當于她們在門店上一周的班。

傳統行業正在加速擁抱電商世界,疫情有望開啟一個全民直播電商的時代。騰訊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周政華認為,直播電商已成為聯結“暫停營業”的實體商家和“足不出戶”的消費者之間的橋梁,也泛化為基礎的互聯網工具和商業落地場景。

后疫情時代,“文案種草、短視頻傳播、直播帶貨”將成為一種消費新常態。

深受疫情沖擊的實體零售業亦亟需重振,消費券成為各地方政府重振經濟活力的強力手段。據商務部統計,截至今年5月,全國已有28個省市、170多個地市籌措地方政府和社會資金,累計發放消費券達190多億元。以武漢市為例,4月15日起,當地市民可以在中國銀聯“云閃付”App上領取不同面值的消費券,總發放金額達到2000萬元。

消費券的力量在“五一”假期得到印證。數據顯示,在短短5日內,中國銀聯的網絡交易總金額就突破了1.57萬億元,日均交易3100億元,交易總筆數較4月環比增長6.95%。部分行業逐漸恢復,賓館住宿、餐飲、加油等具有典型假期消費特征的行業,數據均超過往年,或與同期持平。

作為一種短期經濟政策,消費券旨在以刺激市民增加消費的方式促進生產和就業。有專家指出,從目前國內復工復產的情況和“五一”假期的消費走勢來看,市場消費回暖明顯,速度還將進一步加快。


“報復性消費”還是“報復性存款”?

后疫情時代,存在兩種聲音:“報復性消費”和“報復性存款”。

前一種聲音認為,隨著我們的生活秩序重回軌道,被疫情壓抑的消費需求會在短時間內得到迅速釋放。財經作家吳曉波在一次演講中就明確提出:“2020年下半年,我們會看到貨幣寬松政策、產業大規模投資、民眾報復性消費?!?/span>

贊同者的理由基本有二:一是隨著疫情結束,地方發放消費券、商家迫于生存壓力進行打折促銷,都將在短期內引發群眾消費,實現經濟提振。二是參考“非典”經驗,住宿和餐飲業的消費在疫情期間出現斷崖式下跌后,又在疫情結束后快速上升,迎來高峰,填平差距。

反對者的依據則主要基于三點:一是民眾的負債率日益提高,近十年來的生活成本和通貨膨脹壓力愈加上漲,皮之不存,毛將焉附?二是中國的產業結構和經濟水平在這十幾年間出現了巨大差別,尤其是第三產業的消費比重變大,簡單將兩次疫情進行比較,會引起偏差。三是新冠肺炎疫情的波及面更廣、更重,類似“封城”等強力措施挫傷了消費活力,加上國外疫情加重,消費市場在可預期的時間內仍將繼續萎縮。


反對者甚至直言,“報復性消費”是一種偽概念或一種思維陷阱:“所謂報復性消費可能根本就是個假命題,在疫情的擠壓下,消費者的消費時間相對集中,這也只是報復性消費的假象?!边@種增長,與其說是報復性消費,不如稱為恢復性消費。

微博上有網友發起投票,詢問大家“是否會報復性消費”。結果是選“不會”的占壓倒性優勢。而華興資本的一份調查顯示,54%的受訪者在被問及“本次疫情是否影響你的消費觀”時選擇了“是,理性消費,未雨綢繆”。

數據顯示,“非典”期間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下降了3.4%,一個月后出現了V形反彈;而此次“新冠”時期下降幅度達到28.5%,復蘇幅度為4.7%,社會消費還沒有出現V形反彈。換言之,所謂報復性消費,其實不過是小別勝新歡后的沖動型消費——“??!我要喝奶茶!我要看電影!我要吃火鍋!”

因此,另一種聲音認為,消費反彈是曇花一現。比起“報復性消費”,目前看來,青年人更傾向于“報復性存款”?!肮扔陮嶒炇摇痹凇哆@屆年輕人開始報復性存錢》的報道中寫到,往日花錢大手大腳的年輕人們在疫情之后一改從前的消費習慣,“突然間‘什么也不買了’,連外賣也不點,天天在家做飯”。

一個有趣的細節是:受訪者Sean設計了一張“鉆石”表格,“鉆石”內有365個小方格,并標注了從1到365的不同數字。數字代表的是每天都要存下的錢,而之所以有零有整,是希望激勵自己“實在沒錢的時候哪怕只存一塊錢呢?但是你培養了存錢的習慣”。一年下來,至少可以攢下66795元,但“之前他的銀行卡里從來沒出現過這么大的數字”。

疫情加速了過去一年就業已存在的裁員和降薪趨勢,也讓很多習慣于使用消費信貸的人們重新思考什么才是自己的剛需消費。剛需消費之外,能省則??;剛需消費之內,精打細算。有自媒體更發明了“理財腦消費”概念,意思是,購物也要算清楚投入產出比,把錢花在刀刃上,買更“有用”的東西。

自媒體“青年橫財發展會”分析,大多數人都不會為了省錢而徹底放棄消費,而是會把需求分得更細,買自己認為最“值”的東西——比方說,疫情期間,洗碗機的銷量比去年同期上漲了300%。內在的邏輯大概是:因為人人都困守家中,為了緩和家庭內部的首要矛盾——“這頓飯誰洗碗?”,這是必須支出的精準消費。

后疫情時代,其中一個不得不正視的問題,便是消費習慣、消費觀念乃至消費文化的轉變。



消費力刺激經濟前行,生活力鼓舞個人自由

如果讓經濟學家回答消費券的效用問題,他們大概會搬出凱恩斯乘數理論和生命周期—持久收入消費理論。但就此打住,目前來看,借助發放消費券來刺激消費可能是當前性價比最高的拉動經濟方式,更值得關注的問題是,我們是否可以以發放消費券為契機,促進傳統行業在消費供給端的轉型和升級?

后疫情時代,兩種力量在出擊:消費力和生活力。

在復工復產的大潮之下,以中國銀聯為代表的消費底層構建者正力圖以打通底層,聯結不同國家、地區、階層的消費流通的方式助力經濟回暖。4月起,銀聯便在全國范圍內啟動“重振引擎”助商惠民計劃,為超過570萬家小微企業減免手續費。受惠于這些舉措,更多本地生活商家也將同步啟動供給端的數字化蛻變。

而對于處在需求端的廣大消費者而言,變動的消費習慣和消費觀念將誕生新的消費文化。我們可能會重新強調物品是否結實耐用、是否牢靠穩固;我們可能會告別瘋狂消費、告別炫耀性消費、告別法國哲學家鮑德里亞口中所說的那種只消費符號價值的消費。

消費力的價值,在于刺激經濟前行;生活力的價值,在于鼓舞個人自由。美國歷史學家葛凱提到,消費文化在20世紀早期推動了現代中國的誕生;而在一個世紀之后,消費文化的重塑將推動中國的再次涅槃。只不過,今天,我們不再需要在敘事上強調“國人必須購買國貨”。

“消費是一個儀式過程,主要的功能是在不斷流動的事件中找到意義。消費者最為一般的目標是透過他所選擇的物品,來建構一個可以理解的世界?!比祟悓W家瑪麗·道格拉斯和計量經濟學家巴龍·伊舍伍德在合著的《貨品的世界》中如是寫道。

消費力就是生活力。會消費的人,才會生活。在后疫情時代,我們用消費重振經濟引擎,也重振我們生活的信念。銀聯倡導的“銀聯62節”提出“消費打折,生活不打折”,其鋪遍世界的網點將成為中國經濟的重要脈絡,并重振中國消費原力、推動經濟回溫。

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葛凱勾勒過他暢想中的中國未來的消費模式:“它的內涵不是限制消費主義本身的發展,而是對其進行引導,以保證其結果符合國民經濟增長的長期利益,而不希望人們將猛增的財富都用在轉瞬即逝的消費快感上?!边@也可能是后疫情時代中國消費文化前行的方向。



0個人收藏
廣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廣告
大神娱乐棋牌赢钱 第三方理财平台哪个好 辽宁11选5快速看号方法 三分pk10全天开奖结果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官网 全球股市行情分析 上海时时乐是真的吗 幸运飞艇看号技巧图 稳赚 辽宁11选五遗漏 网上一分钟开奖的11选5 好股票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