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鐘慧芊       2020-07-15    第567期

2019—2020中國網絡生活紅皮書

新的十年,中國人的生活觀和價值觀將再一次伴隨中國互聯網的發展而蛻變、新生。

0 0

在瞬息萬變的中國互聯網世界,一年一個新風口。

團購、自媒體、大數據、P2P、O2O、直播、共享經濟、知識付費、新零售、區塊鏈、人工智能、短視頻、直播電商……過去十年,概念扎堆,秣馬厲兵,大浪淘沙,風起云涌。

2019年,中國互聯網產業的從業者面臨新的挑戰,“我太南了”表情包成為網民情緒的集體宣泄口。2020年上半年,“黑天鵝”新冠肺炎疫情將全世界卷入“例外狀態”。習以為常的線下生活被迫休止,但新的機遇、新的生活形態,正在線上醞釀。


移動互聯網的機遇與挑戰

在2011年的網絡生活價值榜中,《新周刊》預言手機將成為“人際關系、人際傳播、人際娛樂、人與社會環境的一切的總和”。今天,我們毫不懷疑,手機已成為我們賴以生存的器官;另一方面,當下移動互聯網的一片繁榮景象中,我們依然要面對時代與市場提出的新問題、新挑戰。

CNNIC發布的第45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今年3月15日,中國網民規模已達9.04億,互聯網普及率達64.5%;QuestMobile的《2020移動互聯網全景生態報告》指出,移動用戶月人均使用時長為144.8小時,而人均打開App數量不足24個。

移動互聯網賽道越發狹窄,巨頭們依然在賽道上競跑,但用戶增長漸趨飽和卻是不爭的現實困境。過去十年高速增長的中國互聯網產業,在2019年進入了一輪全新的調整和發展周期。

危機感貫穿2019年全年,表現在個體身上,是脫發、肚腩等外在的身體恐慌;表現在公司身上,是一擁而上尋找新賽道的流量焦慮。

張一鳴、羅永浩、王興在2019年1月不約而同地宣布進入社交賽道,但其各自的產品始終未能威脅微信的統治地位。

反而是“素人”李佳琦、薇婭在2019年下半年讓直播電商火熱出圈,吸引了全社會的目光?,F在再討論他們的粉絲量和交易額已經不新鮮了,他們的個人IP幾乎是2019年全年線上流量唯一的新增長點;但與此同時,他們也幾乎將這一新賽道推至終點。

盡管我們在《小V世代》專題中不無欣喜地宣告,短視頻的興起是人的價值的勝利,但當抖音、快手紛紛設立電商事業部進軍直播帶貨市場,我們就應該對此保持謹慎——我們的網絡生活是否只剩下圍觀主播,然后跟著屏幕“一起擁有”?

阿里、騰訊、百度、京東、網易、美團、拼多多、小米、bilibili、當當等公司對2019年的網絡生活亦有貢獻,不過最有意思的當數瑞幸咖啡——它在短短一年內完成納斯達克敲鐘和黯然退市,給旁觀者留下了豐富的啟示。

2019年1月,杭州有贊公司在年會上公開宣布實行996工作制,對此表示不滿的有贊員工在社交網絡發問:“我們是不是真該反思一下現代社會人與企業的雇傭關系?”而這一討論,最終淹沒在互聯網嘈雜的眾聲之中。

過去十年,中國互聯網行業的蓬勃發展其實離不開over work over pay(超勞超酬)的職業文化。但隨著中國經濟增長放緩,互聯網產業進入新周期,中小企業依然倍感壓力。



社交網絡是否放大了不良情緒?

微博仍然是當前中文互聯網信息傳播的主要陣地,遺憾的是,它的位置和優勢已經不能和從前同日而語。

2019年引發全網圍觀的“流浪大師”沈巍和主播“喬碧蘿殿下”,前者在抖音意外走紅,后者因直播時“翻車”出名。微博用戶仍然在圍觀,但圍觀的第一現場已經不在微博。 

黨同伐異,陰陽怪氣。反智的修辭破壞對話,涇渭分明的兩派互相攻訐。

2020年2月底,明星肖戰的粉絲認為同人小說網站AO3上一篇“女化”同人文“侮辱”了肖戰本人,于是群起而攻之。

2020年5月,短視頻博主papi醬因孩子隨父姓被圍觀謾罵,有網友指責她樹立獨立女性人設卻走上“婚驢”的道路——這是對已婚女性的侮辱性稱呼。

以上僅僅是2020年上半年微博亂象的冰山一角。

早在2018年,互聯網上的杠精現象就得到媒體關注。如《中國青年報》的一篇評論文章所說:“在網上抬杠是一件低心理成本的事情,可以輕易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比欢?,問題不在于心理學,而在于傳播學:社交網絡是否放大了這種不良情緒?

自媒體“沙丘研究所”不無悲觀地評論:“在當下的中文互聯網世界中,‘作為私人的個體更加遙遠地分開了彼此’?!?/span>



重塑互聯網精神

過去半年,中國互聯網行業遭遇了巨大洗牌,但與此同時,中國網民也發展出一套截然不同的網絡生活策略:在釘釘里上網課,在騰訊會議里商量工作;在淘寶上買買買,在美團和餓了么上吃吃吃;在《和平精英》里“大吉大利”,在抖音、快手里“云蹦迪”。我們距離完整的云上生活,只差一步之遙。

毫無疑問,釘釘是疫情期間率先崛起的明星互聯網產品。根據其CEO無招的說法,在此期間釘釘已經吸引了1500萬家企業組織入駐,日服務用戶數量達3億。單從用戶和企業規模來看,釘釘顯然已經走在前列。

而在2020年5月13日,推特CEO杰克·多爾西向全體員工發送內部郵件,宣布即使結束疫情封鎖,也允許部分員工永久性居家辦公。多爾西表示,疫情暴發之前,推特便已有計劃推進居家辦公,而新冠肺炎大流行意外加快了這一計劃。

硅谷知名市場研究機構Bond Capital于今年4月17日發布的最新一期《互聯網趨勢報告》中提到,Zoom的活躍用戶從10萬增長至200萬,僅用了2個月時間?!秷蟾妗氛J為,這次疫情是一個大型的協同實驗,改變了許多公司辦公的方式。我們將達到生活和工作的新平衡。

云上生活懸置了我們過往的現實感受,也終將造就一種新的生活形態。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重點支持“兩新一重”建設?!皟尚隆敝?,就是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簡稱“新基建”)。新基建側重于5G基站建設、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新一代信息技術。

《瞭望東方周刊》評論,新基建“一端連接巨大的投資與需求,另一端連接著不斷升級的消費市場,新基建不僅有利于對沖疫情造成的不利影響,更能尋找到新的增長點,有效應對經濟下行壓力”。

另一項可能重寫我們生活的技術是健康碼。6月29日,國家衛健委印發《關于做好信息化支撐常態化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強調完善健康通行碼政策標準,“一碼通行”、多“碼”融合。健康碼將成為我們的另一張“電子身份證”。

世界永遠在變化,歷史的前進不會因疫情而停止,生活仍將繼續。我們既要面對一個日新月異的時代,也要面對一個更為豐富多元的網絡世界。疫情給生活按下了暫停鍵,也給為生活而忙碌奔波的人帶來一段喘息和反思的時間。

經過短暫調整,相信我們終將迎來一個更為開放、平等、快捷、便利、分享、協作的互聯網環境。

重塑互聯網精神,也是重塑我們的精神。



0個人收藏
廣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廣告
大神娱乐棋牌赢钱 彩票玩法规则 北京塞车技巧 看走势 快3中奖助手app 互联网金融投资理财平台排行 河北快3计划 湖北11选5最高遗漏图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官网 排列五单双预测精准 股票行情查询软件 北京快三